山分雪薄

国王必须死去(上)

名字来源于玛丽女神,但与那本书完全没有关系。
半架空,亚瑟因为出生的代价太过沉重所以必须死去,在剑栏之战前,梅林发现了一个契机,他想要改变命运。
PS:亚瑟知道梅林的魔法。
正文:
生于魔法,死于魔法。

他敏锐地发现了草缝间一双灰色的眼睛。

尽管并不需要任何捕猎技巧,他仍尽可能轻手轻脚地靠近,脚踩在草地上,发出窸窣轻响。

灰眼睛中流露出不安与防备,现在梅林能看到它高高竖起的双耳了,这是一只警惕的灰兔,但他有办法搞定它。

当他再一次试图靠近时,灰兔终于确定了危险,它双耳轻微抖索,后腿绷起,看起来蓄势待发,但在转身逃开那一瞬,梅林敏捷地弯下腰,他咕哝出一句咒语,灰兔被草丝绊住后脚,刚好被他抓住双耳,轻松提了起来。

他今天的运气很不错,灰兔肥美无比,足够他们两人饱餐一顿,剩余的皮毛也不会浪费,还能用于保暖。

懂得如何猎取猎物固然重要,之后的烹饪也必不可少,一般在野外,尤其这个时候,梅林对于食物并无过高要求,但在自己之前,他得把满足国王的感受放在第一位。

灰兔在他手中已停止挣扎,四腿僵直,鼻息抽搐,似乎预料到了死期,梅林略带同情地注视了它一会儿,决定不再寻找别的猎物。他朝北望去,清楚地明白他正处于逃亡时期,过于轻松则会模糊这一点,而除此外,警示也很有必要通过食物来体现。

他转身回返,穿过森林,到达洞前时花的时间并不长。他停下来四处张望,并施咒催动枯叶掩去足迹,以免给任何企图追踪的人以可乘之机,继而他走进山洞,脚步陡然变轻了。

昏睡咒魔力十分强大,在昏暗的光线下,他看到亚瑟皱着眉头蜷在他草草铺就的席上,金发凌乱,脸颊潮红,仍然在沉睡。

几个时辰前,他们在边境上遭到了莫嘉娜的袭击,突袭是在他们毫无防备的状态下发生的,当时亚瑟带领的小队人正在进行例行的安全检查,即便他很快组织防御,他们寡不敌众,被冲得七零八落,几乎全军覆没。这是一个明确信号,莫嘉娜失去了耐心,在莫德雷德投诚后,她向卡梅洛特下了最后战书,不久后他们将迎来关乎生存的决战。

这似乎是命运带给梅林的又一次契机,三面女神的银币不时在他眼前闪现,有时是警告,有时又是希望。警告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,希望却抛出诱饵,他无法抗拒。这无疑是卡梅洛特最黑暗的时刻,抉择过于艰难,他不由自主靠近希望,希冀能抓住一丝一毫的光明。

他低头看着昏睡中的国王,撒克逊人造成的伤口正在愈合,同时也产生了高热,此前梅林费了一番功夫使温度稍稍降下,但低烧仍在持续,他的治愈魔法也束手无策。

现在唤醒他为时尚早,国王已经很久不得好梦,他又何必扰他安眠。梅林以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,他蹲下身,支起架子,开始忙碌着处理兔子,多年的野外狩猎使他动作娴熟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,没有香料兔肉会变得索然无味,他只能尽可能让它闻起来更香一些。

当兔子开始滴油时亚瑟动了一动,梅林敏感地回过头去,发现他只是换了一种睡姿,将右手抵在额头上,遮住了半边脸,颇具有防卫意味。

他有点庆幸国王并未醒来,同时又矛盾地产生期待,诚实地说,他将亚瑟所有可能的反应想了一个遍,最严重的不过是他小命不保,没什么好怕的,对于亚瑟的威胁他已习以为常,倘若当真付诸行动,他也没机会恐惧第二次。但还有某种不明的情绪在滋生,他静静地在火堆旁坐了一会儿,盯着兔肉与亚瑟之间的某处,脑中一片混乱。木柴燃烧发出噼剥轻响,映得他脸上明明暗暗,他突然站起来,决定去叫醒亚瑟。

火堆将山洞的湿气去除了一些,这其中不乏魔法的支撑,使人睡在地上不觉湿冷。梅林抛弃了往常所有的起床语,他单膝跪在旁边,伸手拂过亚瑟潮湿的金发,他很想亲一亲他翘起的鼻尖,但它藏在亚瑟支起的右手的阴影下,搞不好是故意的呢。睡梦中的无意动作暴露了些什么,梅林不喜欢他这种防备姿态,尽管他知道这姿态并不针对于他,国王对于他的信任一直存在并坚若磐石,他深信不疑。

怀着某种侥幸的念头,他将他的右手轻轻移开,被遮住的半边脸重新露了出来,但他还没来得及放开手,亚瑟睁开眼睛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翻身跃起,梅林手腕一阵痛楚,他被亚瑟扭过手臂牢牢锁住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

他看起来有点吃惊和茫然,半边脸上还残余着压出的红印,金发可笑地歪向一边,稻草一般支棱起来,显得傻里傻气的。

不知所措的表情只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瞬,他环顾四周,目光从炙烤的兔子和被火堆映亮的洞壁上略过,从他愕然而恼怒的表情来看,他几乎是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“梅林!”

他喊道,声音在洞中嗡嗡回响,梅林没时间去心疼他的耳朵,所幸亚瑟总算还记得松开他的手,他后退一步挣脱开,揉着自己的手腕。

“撒克逊人偷袭了我们,在边境上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我把你带到了这里。”

“你?”

“显而易见。”

梅林习惯性地摊手,在魔法之外,有时他确实能爆发出不同寻常的力量。

莫嘉娜从未放弃对他们的追踪,撒克逊人无处不在,然而梅林熟知森林,无数次他曾与亚瑟在林中伏击或者躲避敌人,他懂得哪些岩石下容易暴露,哪种树根是绝妙的藏身之地。国王从不让人省心,但梅林自信他可以将他护得很好。

金发国王歪了歪他的脑袋,“我的头很疼。”

“你一直在发热,我没办法缓解。”

“盖尤斯肯定可以,”他在附近发现了自己的佩剑,“我们马上回卡梅洛特,你最好没有让我睡太久,假如莫嘉娜大军压境…我一定把你扔去喂狗。”

“亚瑟!”梅林叫道。

兔子被烤得滋滋作响,香气溢满了山洞,现在已经没有人在意它了。

亚瑟回过头望着他,“怎么?”

梅林张了张嘴,他无比清晰而痛苦地又一次获得认知:旁人,哪怕是他,也无法左右亚瑟的想法,他的生命必须由他自己来抉择。

然而这种抉择又是别无选择,国王会毅然走向死亡,半点考虑也不会留给他。

为什么事情就不能简单点呢,像是香草烤鸡或者皮带多一个孔之类,两个选择都能让他从中获得点乐趣。

然而他无法隐瞒,对着亚瑟的蓝眼睛,他永远也无法说谎。“你不能回去,”他终于开口,“你会死在战争中,莫德雷德会杀掉你。”

国王定定地看了他半晌,“那能为卡梅洛特带来什么?”

“大概是…和平。”

“那我们还在等什么?”

亚瑟表情松缓下来,他甚至笑了笑,将佩剑挂在腰间,向洞口方向扬了扬头,示意梅林跟上,但后者再次叫住了他,以更加激烈的语气。

“我看到了!我看到了未来!”

“它不一定会发生…你就那么想让我死?”
“这次不一样!”

那枚银币又一次在他眼前闪现,他心烦地一把将它拨开。

亚瑟朝他走过来,右手抓了抓自己的金发,明显不耐烦地问道:“这次是为了什么?”

“三面女神,她们审判了你,”他急促地说道,“我猜她们已不耐烦了。”

亚瑟敏感的抓住了他话中的关键词,但他改变了主意。

“她们为什么要审判我?”

“我不知道,也许你值得被审判?”

“审判的结果就是我得死去?”

“如果你去了你就会死,”他停顿片刻,观察对面的反应,“在那片大平原上,亚瑟·潘德拉贡将迎来他的末日。预言中是这么说的。”

不是一个好兆头,国王沉默地低下头去,像一头受伤的龙,火焰的光跳动在他脸上,梅林没来由感到恐惧,他一个箭步拔起,抓住他的手臂。

他们对面兔子表皮已有些焦糊,滋滋地发出抗议,它被完全遗忘了。

“命运完全可能是错的,亚瑟,”他说,“所以我不能放着你不管。给我点时间,我一定能想出办法改变它。”

命运,或者是诅咒,梅林了解它的前因后果,预兆很早就出现了,从开局就是不公平的,以死局结尾已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三面女神不会放过任何将亚瑟致死机会,更何况她们已等待许久,然而他仍忍不住想要质问,为什么非得是他?凭什么,凭什么得是他,卡梅洛特的小王子已被逼着承受如此之多,但,远远不够,他仍然要用生命为代价偿还不属于他的罪孽。

任性,傲慢,自大等一系列坏毛病外加一颗金子般的心造就了亚瑟·潘德拉贡,在被巨龙命运论影响的那几年中,在时间的洪流中,梅林逐渐意识到,亚瑟至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。他发现自己愿意守着这样一颗心,忍受纵容他所有的坏毛病,守着他的跋扈嚣张,直到两颗心都不再跳动为止。

“我有犯过不可饶恕的罪过吗?”亚瑟的声音比他想象中要冷静,“还是说战乱都是因我而起,我的子民因为我饱受折磨?”

“不,”梅林说,“是她们错了。”

“他们认为我不如我的父亲?”

“你比你的父亲要伟大得多,卡梅洛特因你而兴盛,别轻易否定你做过的一切。”他说,“我们完全不知道命运是怎么发生的,如果我看到的未来只是为了提醒我呢?促成它就是个错误的选择。”

“国王必须在前线,”亚瑟的眼睛凝在他身上,话语缓慢而清晰,“也许你说的有道理,梅林,但我不能坐视人民惨遭屠害,这有悖于卡梅洛特存在的根本。”

“是,”他欣喜地发现了契机,一步一步用话语引诱,“但我们也并非别无选择,一定有办法改变,假如国王死了,他该怎么守护他的土地?”
“亚瑟,亚瑟,相信我,这是宿命,但我们不能让它变成结局。”

他的眼睛里盛满真诚,遇袭后第一次如此想要微笑,在适当的地方加一把火,亚瑟就会被完全说服了,他总是知道方法,一直如此。

“在你醒来之前,我给帕西瓦尔送了信----放心,告知国王的安全和撒克逊人的消息,他很快就会回信,天快黑了,现在不适合赶夜路,莫嘉娜肯定在到处找你,在决战之前,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。”

在昏暗的山洞里,梅林屏息等待,想知道他是否将触及希望的橄榄枝,此前它一直渺茫而难以抓住,亚瑟垂下眼睛思考,在火光之中,他们沉默相对。

“很好,”片刻后亚瑟抓了抓头发,不自然地咕哝道,“既然你都想好了,真是难为你的小脑瓜想出这么多事情,鉴于你一直笨手笨脚搞砸事情。”为了掩饰情绪,他蹲下身子注视着火堆。

“真不公平,你的演讲稿都是我写的。”

当敢于献身的亚瑟退去以后,傲慢自大的混蛋又回来了,国王的骄傲必须守住,然而他不介意再打破一次。对于亚瑟的虚情假意,他一向是游刃有余。

“感谢提醒,那些冗长的言辞背得我都要睡着了,”他赶在梅林出口反驳前飞快地打断了他,“闭嘴,你吵得我头疼死了,它们现在能赶上你的两个大。”

“那也对你的智商毫无益处,如果你不是国王我才不关心呢。”

亚瑟做出一个夸张的讥讽的表情,“感谢你的忠心,没有假期,别想了。”

“真是大度。”

尾音轻快上扬,梅林在自己能控制住之前露出了微笑。

评论(7)

热度(49)